康熙年间九台境内设立的官庄
冯占亚


    档案的价值在于它记录了多种知识和信息,供人们参考利用。没有档案资料,我们对过去的历史会一无所知。在九台市档案馆里保存着卷帙浩繁的历史书籍。这些悠久的文化典籍,为我们今天了解昔日的历史提供了丰富的参考。据有关史料记载,清世祖爱新觉罗·福临,在顺治元年(1644年)带领清军进入北京。满族人从此统一了全国。清朝入关后,对满族发祥地——长白山一带出产的土特产还情有独钟。特别对关东的人参、鹿茸、貂皮、东珠、鳇鱼等物产倍加青睐。清政府为了满足皇室及其皇亲贵族对东北土特产品的需求,下令在吉林设立了很多处官庄。这些官庄都设在柳条边里资源较为丰盛的地区。所谓的官庄,就是清政府以及皇族宗室占有的田庄,其田产包括屯庄、田园、湖泡以及山林。凡是被圈定的官庄,都是资源丰富,土地肥沃,出产地方土特产品,栖息珍稀野生动物,宜农林渔猎的好地方。
    吉林最早出现的官庄是在清朝的顺治年间,最大的是现在的吉林乌拉街。除此之外,还设有很多处官庄专门交纳各种粮食。据九台档案馆保存的《吉林外记》史料记载:“嘉庆二十一年(1816年),将军富俊奏准,吉林有官庄五十处”。九台境内的五处官庄是在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圈定,归打牲乌拉管理,被列为向皇室纳贡粮的基地。据《吉林分巡道造送会典馆清册》载:五处官庄在今天九台的“尤家屯一处,张庄一处,前其塔木一处,后其塔木一处,蜂蜜营屯一处”,清时通称五官屯。五处官庄共有庄田1050垧,每年交毛粮3024石。这五处官庄有的土地处于松花江冲积平原地带,临近松花江之滨,可以说是沃野粮川,盛产玉米、大豆、谷子和高粱。在这富饶的土地上,谷物茂盛,庄稼不粪而熟,生产出来的粮食籽粒饱满。特别是前其塔木官庄生产出来的白小米,粒大、雪白,做出的米饭香气扑鼻,味道醇厚,口感好,营养价值高,被列为皇室的贡品。其它官庄碾出的小黄米、大黄米、高粱米等,也要选好的交贡。由于这五处官庄土地肥沃,时至今日,生产的粮食也深受人们欢迎。
     官庄最高的管理者称庄头,由庄头管理庄丁进行生产。这些庄丁出身较为复杂。在清朝的顺治、康熙、乾隆年间,有来自清廷各部、府及王公宗室的家奴,他们携带眷口被编入吉林官庄种粮当差。据《吉林乡土志》载:“九台这五处官庄为清吴三桂后裔,曾拨于此地为农。每人国家给牛一头,地十五垧,年纳租额一石五斗”。凡来官庄耕种的人,社会地位低微,为皇室种地交贡粮,当牛做马,为人所奴役。为了加强官庄的管理,每个官庄设有庄丁14名,每个庄丁给15垧地。由于人少地多耕种不过来,在康熙三十年(1691年),清朝规定于打牲乌拉兵中,每年派300名入官庄种地,或一岁以乌拉之兵,一岁以捕牲之人轮年耕种。清政府为鼓励庄丁生产,每庄给官牛20头,用于耕田种地。每年春季清政府派人到各庄给耕牛打印检查,不允许私自宰杀。生产的粮食除选好的纳贡外,每丁每年要交官粮30石,由清廷统一储存,主要用于军需。余粮为从事劳役兵丁的口粮。
     清时的庄头称千爷。管理文书的汉语叫领催,满语称拨什库。当时九台胡家蜂蜜营还是打牲乌拉总管衙门专为皇室采贡蜜的蜜场。最早到该屯的是段、唐、于、张四大家。段家有段大千爷,唐家有唐拨什库。过去官庄管理人员利用手中权力欺上瞒下,愚弄庄丁是司空见惯的事。宣统三年(1911年),乌拉街公仓委员德元和五官屯屯长杨才,利用遭灾歉收之机,向上报减免。经批准折价一半征收,但二人仍按原征收数向庄丁要钱要粮。征收差额被他们从中贪污。后被众庄丁查知举报,官府查办了此事。
    1911年辛亥革命以后,吉林省各地所有官庄被收归为民国政府。1914年3月,吉林省成立皇产事务总局,负责处理各地官庄财产,将各地官庄土地分垧定价售卖。至此,延续了二百四十多年的吉林官庄不复存在。

(吉林志书《造送会典馆清册》一书中对官庄的描述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