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熙村里弄中的红色电台



    抗日战争时期,在上海曾活跃着我党的多个地下电台,福熙村电台便是其中之一。

    1940年8月,叶钟英、张志申、侯德华、朱月三、汤绮受中共党组织派遣,随同周恩来从延安出发来到上海。乔犁清代表组织安排他们住进了贝勒路福熙村(即现上海黄坡南路710弄)46号。这是一幢旧式里弄房屋,秘密电台设在假三层楼上。叶钟英的继父与母亲朱月三,还有汤绮夫妇住在底楼,掩护电台。叶钟英(化名朱萍芳)住在假三层楼担任报务员。张志申住在亭子间担任机务。侯德华为译电员,但并未与他们住在一幢房屋里。为了便于工作,张志申扮作汤绮的外甥和他们吃住在一起。叶钟英和张志申同是延安无线电通讯学校的第十三期学员,十分熟悉技术业务,入住没多久,这个设立在福熙村的电台就架了起来。但由于上海和延安远隔千里,乔犁清提供的25瓦发报机因功率小,只能通过香港转至延安。随后,乔犁清又给他们提供了一台85瓦发报机,至此,通讯联系才顺利开展起来。

    在敌占区设立电台,必须得处处提高警惕。为了缩小目标,迷惑敌人,他们将两台发报机轮换使用,不使用时则将其藏在床底下的皮箱里。为了确保电台的安全,他们又将发报机转移到三楼楼梯顶层的楼板里,在使用发报机时只需掀开楼板即可。为了躲避敌人的搜查,发报时间大多都是在深夜进行,而译电员交换消息,则是在公园、电影院、马路边等公共场所进行,有时还要利用上职业补习学校读书的机会,在上下课的空隙间进行。

    1941年夏,叶钟英接受了我党派下来的新任务,全家迁至劳勃生路(今长寿路)居住。福熙村电台改由张志申负责。不久,组织上又安排了孟述先一家搬到此处来掩护电台。孟述先的公开身份是天津广顺皮毛公司驻上海办事处的负责人。叶钟英一家在撤离时特意登载召租,而孟述先则通过经租处办理手续迁进。平日里,孟述先、苏利民夫妻二人与张志申装作互不相干的两家人。孟述先一家独自开伙,而张志申的一日三餐则在外面解决。

    为了预防敌特的突然袭击,他们还增设了应急措施,在二楼孟述先夫妇的卧室里装了通向三楼的电铃。按钮是一个钉子,以防按钮暴露,孟述先便在钉子上挂件衣服。为防止报务员在工作时听不到铃声还特意装上信号灯,只要电铃一响,信号灯也会随之亮起。孟述先特别叮嘱保姆,夜晚未经他的许可不能随意打开大门。

    1942年夏,有天深夜,突然传来了敲门声。住在底楼的保姆急忙赶到二楼报告孟述先,苏利民则赶紧按下电铃。正在进行发报的张志申看到报警信号后,迅速摘下耳机,藏好电键、电线并立即上床佯装睡觉。保姆刚打开大门,四五个日本便衣和一个翻译便鱼贯而入,其中一人身上背着一个医药箱大小的仪器。他们从楼下到楼上逐间搜查。到了三楼,张志申装成被吵醒的样子去开门,敌人见室内陈设简单,全部家什一目了然,尽管一个日本便衣发现了连接天线的电线,但这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还以为是收音机的天线,仅嘟囔着“哈特莱”(指天线)拉掉了事。要知道,那时不少有收音机的人家,都会安装简易天线。敌人见没搜查到什么,就去搜其他人家。

    事发后,孟述先、张志申向乔犁清做了汇报。经组织上分析,认为敌人连着搜查好几家,说明还没有确定目标,证明电台的位置尚未暴露,如要马上转移反而会引起敌人的注意,因此决定暂时停止电台工作,与延安割断联系。果然,在一段时间里,特务们老在房子周围出现。约一个月后,组织上通知张志申撤离上海转移到华中根据地,我党设在福熙村的电台也就此终止。

   衣彩虹 摘自 《中国档案报》2015年12月4日 总第2845期 第四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