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宣统三年十月吉林西南路道为日本人木村好太郎策动清陆军二十三镇军官庆恩密谋起事的照会。

 

一百年前那场没有成功的起义

    1911年10月10日,反帝反封建的辛亥革命在武昌爆发,全国各地纷纷响应。吉林及长春的大小官府衙门及驻扎长春的清军二十三镇统制孟恩远等惊恐万状,一面封锁武昌起义的消息,一面在交通要道加岗布哨,明查暗访,筑起反革命堡垒,以防革命党人“潜行来长”,起事造反。但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堡垒差点从他们自己的内部攻破。1911年12月,日本人木村好太郎策反陆军第二十三镇炮标排长庆恩,商议联络西北荒“马贼”100余人,以长春府游击马队队长李松山为内应,计划举行反清武装起义。长春市档案馆馆藏历史档案详细记载了这一事件。
    1911年12月7日晚,二十三镇炮标排长庆恩与日本人木村好太郎相识于长春北门内的万盛泉澡塘。在雾气蒸腾,人声吵杂的环境掩护下,二人秘密交谈“革命事宜”。并相约日后到木村位于“西南路道署北墙外五福号的寓所”商量要事。第二天晚上庆恩来到木村寓所。木村将庆恩引入密室说道:“清政府已推翻,革命军已经成立,快快来到东省,将来如有不随和者,尽皆屠戮”。庆恩说,自己“以革命事蓄志已久,惜我一人力薄,不能成事”。于是木村告之庆恩,现在我们已有同志“中国人七、八名,日本人两、三名”,并有长春府游击马队李松山的队伍为内应。而且“城巡现亦有同志数十人,西北荒马贼现有一百余人”。如举行武装起义,这些人都为我所用。并准备了快枪400支,子弹7箱。现在已暗中派人联络“马贼”,并已派人去吉林联络起义之事。庆恩表示,自己可以带出40人的队伍,队伍中还有一个自己的革命同志吴志邦。木村又问,“你是否真心革命?”庆恩道:“决无二心”。木村告诉庆恩,如果不是陆军第三镇调走,早就举行起义了。现在祥贵的炮标调来长春,加强了防守,给我们举行起义带来很大困难,你们要想办法暗杀炮标标统祥贵。但是庆恩认为,自己只是个排长,没有手枪,不便搞暗杀。且祥贵的护卫都是满族士兵,汉族士兵根本不能靠前。二人商定,由木村送庆恩手枪一把,伺机暗杀祥标统,择日举行武装起义。并计划起义时先用兵将西南路道衙门围住,绑架道台,用刀恐吓其投降。如果道台投降,“则将所属军队挂白旗,不降杀之。”并约定了联络暗号。
    10日晚6点半,庆恩与木村再次碰头,商量在“攻击道署及刺杀祥标统”时,“均于附近暗放炸弹,在城内举火为号……。起事之先,须先派三人来领炸弹”。木村原想在一星期内起事,庆恩说,自己的人不多,木村的人自己都没见过,“须稍缓再举事”。因为二人相识不久,庆恩对木村有些不放心,他警觉地问道:“看你形迹可疑,恐你是日本暗查,不然何不给我一凭据。”木村道:“我给你一手枪为据”。遂由柜中取出日本新制手枪一支、子弹5粒包好,交给庆恩,并嘱咐庆恩,如果被人查出,“尔可到日本领事馆或警察分驻所,皆可庇护”。
    12日早8点,庆恩、吴志邦与木村以及日本在长春所办的《长春日报》主笔全连治会合,商定起义具体步骤。吴志邦认为,西南路道衙署院墙坚固,起义时不便攻入。木村告诉大家,自己与孟道台熟识,西南路道衙署修缮时,他时常在旁查看,房屋地形他都熟悉。并且“当即绘具道署房图,注明起事时各门须派兵若干名”。大家商定,起义时城内举火把为号,先占领长春城内的大清银行各银号,再将银号内的银钱交给木村,存到日本正金银行。吴志邦又问到:“将来事如不成,又当如何?”对此,木村已有所考虑,早就“备有两千元以为搭车逃走之费”。最后众人约定,12月13日下午4点钟,在木村寓所后院的空房内,“约合同志多人会面”,举行武装起义。
    起义万事俱备,却不料事前走漏消息被人告密。陆军第二十三镇炮标标统祥贵得到消息后,立即向西南路道报告。13日下午3点,木村被日本警察署逮捕,庆恩等人还没开始行动,起义就失败了。
1911年12月19日,吉林西南路道就“日人木村好太郎等聚结力量密谋武装暴动”一事,照会日本领事馆,认为木村“阴谋起乱,教唆暗杀,情节甚重,皆为法所不容”,“若不从严治罪,不独妨害一国治安,而且有碍两国邦交”,要求日本领事馆“将木村按法惩治,以儆效尤”。
    庆恩与木村好太郎精心策划的起义以失败而告终。


                                                                                                              (孙 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