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默特色木丕勒(1874—1942)
字体
下载
访问记录
发表评论
    栏目类型: 汉奸傀儡   加入时间: 2005-8-8 11:02:47  
 

 

齐默特色木丕勒(1874—1942)


    齐默特色木丕勒是成吉思汗仲弟哈布图哈萨尔的后代。哈布图哈萨尔十六传至乌巴什;乌巴什长子奈奇的第三子固穆,于崇德元年(1636年)“叙从征功”被封为郭尔罗斯前旗札萨克辅国公,是清代册封的第一代。齐默特色木丕勒是固穆的十二世孙(因中间有两次兄弟间承袭,故实际更替过十三次)。
    清同治十三年(1874年)四月,齐默特色木丕勒生于郭尔罗斯前旗辅国公府(当时通称“公爷府”,亦名公营子,今前郭县哈拉毛都乡王府屯)。他是图普乌勒济图的长孙,阿玛尔浩毕图的长子。他袭爵之后,民间通称之为“齐公”,亦称“南公”(与称后旗镇国公为北公相对),民元以后,也称之为“齐王”。
    从光绪七年(1881年)起,接受蒙古贵族式的教育,读蒙文、满文和汉文。
    光绪十四年腊月至十五年正月,他随其祖父年班,朝见皇帝。光绪二十年(1894年),值慈禧太后六十大庆,被赏赐从四等台吉晋升为三等台吉。
    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图普乌勒济图病故,因阿玛尔浩毕图患病,经理藩院奏请,由齐默特色木丕勒袭扎萨克辅国公。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任哲里木盟副盟长,并在京师设驻京局(旗的办事处)。光绪三十一年正月,入朝觐见并任哲里木盟盟长兼兵备札萨克。光绪三十三年正月,入朝觐见并获镇国公衔辅国公封号。
    清末陶克陶胡与民初乌泰的叛乱,齐默特色木丕勒迫于形势,对陶克陶胡进行了提防,对乌泰未敢响应。还以哲盟盟长的名义“劝导”各旗不要附匪。因此,在1912年被北洋政府晋封为镇国公并加贝子衔。1913年。再以“维护东蒙大局之功”,晋封为多罗郡王。1914年,因拥戴袁世凯称帝,晋封和硕亲王。尽管民国北洋政府与东北地方政权对他极力安抚,但他仍盼望清朝复辟。1925年,还在日本间谍分子川岛浪速等的策划下,参加“满蒙独立盟约”。1926年,又有日本间谍分子富田仁三郎经长春蒙租局(征收长春县蒙租,同时也是齐默特色木丕勒驻长春的办事处)与其结交,成为他的顾问和义子并曾居住在王府里。总之自辛亥革命后的20年间,他保持与复辟、分裂势力的联系,但又未参与直接的暴乱行动。
    “九•一八”事变后,他接受日本帝国主义的鼓动,主持组织了“蒙古自治会”。1931年12月,他参加了由日本“满铁”驻郑家屯公所长菊竹稻藏召集的郑家屯蒙古王公会议,策动东蒙各盟旗参加拟议中的伪满洲国。
    1932年2月,他参加了:“满洲国”的“建国会议”,成为伪东北行政委员会的“委员”。他以蒙旗头面人物的身份,参加“建国活动”,成为伪满洲国“开国元勋”。因此,在1932年3月,他当上了伪兴安局局长,正式成为蒙旗的头号人物。同年8月,伪兴安局改为“兴安总署”,他又成为“总署长”。10月,由日方安排,他与伪兴安北省省长凌升等一行访日,这是他首次出国和见到大海。
    1934年3月溥仪称帝,他随之成为“蒙政部大臣”。当时一些汉奸,还自以为对主子有功,日本人也要尊重他们。但没过多久的1936年4月,凌升等人因对日本有不满言论,就以“叛国通敌”的罪名被砍头。至此,齐默特色木丕勒等投降的内蒙王公和汉奸们,受到前所未有的严重冲击。从此,他加倍谨慎,唯恐遭到日本主子的猜疑。
    1937年5月,他被免去“蒙政部大臣,改任伪参议府参议。参议是一种闲差,但仍可照拿“大臣”的薪水。1941年3月,他又按日本人的授意辞去参议职。日本人又给他安排了一个“满洲电信电话株式会社”的“副总裁”。这是一个官办的企业,当“副总裁”是个既不管事也不用上班的虚衔,但可得到丰厚的薪水。
    当了一年的“副总裁”之后,他退职还乡,回到他出生的地方。1942年8月1日,病死在他的出生地。
    齐默特色木丕勒在内蒙王公中,是一个较为显露头角的人物,他不但是旗札萨克,而且历任哲盟副盟长、盟长。在清末他就获得了“镇国公衔辅国公”的封爵。辛亥革命以后,北洋政府为他多次晋封,尽管有些滑稽(一个号称民国的政府,竞颁布策封贵族的命令),袁世凯还给了他“和硕亲王”(这是清代最高级的封爵)的封号。他懂蒙文、满文和汉文,算得上是有文化的蒙古王公。他从小跟随他的祖父晋京值年班,多次朝见皇上。他还多次来往于东北各大城市,与地方军政长官、财界要人,以及日本领事、驻军长官和浪人,都有交游。沦陷后,他还出访过日本。他的福晋和侧福晋,都出身于蒙旗贵族或满洲八旗贵族;与东北军阀张作相(后曾任吉林督军、省主席等职)还是儿女亲家。他是东蒙王公中最有特色的人物,也是与长春地方关系最深的一个人。
    齐默特色木丕勒的一生里,经历了一些值得记述的事情。
    1.曾三次丈放蒙荒,招募民人开垦。首次为光绪二十九年(1905年)招垦奈银吐(今德惠西北部)“新荒”(以区别嘉庆朝开垦的“老荒”)。第二次为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招垦巴图晋(今长岭)荒。第三次是1927年丈放达布苏(乾安)荒。这些“新荒”的出放,加快了旗内土地的开发。
    2.1909年,他曾在沈阳参观过新开办的学堂。归来以后,他在哈拉毛都也办了一所公立学堂,1930年他还拨银元12000元修建校舍。
    3.1908年,他从北京请来一批建筑工匠,仿照京师的王府,扩建自己的府邸。这个工程,从清末到民国,历时7个年头,直到1914年才完工。
    4.日本不承认“满洲国”是“大清帝国的延续”,当然也不承认大清帝国对蒙古王公的封爵。但是,日本人明白这些王公的传统势力是既不可忽视,而且又是必须加以利用的。东北沦陷以后,日本官方就不在“公事”上称呼这些王公们的封号了,但蒙地、蒙租还存在。1936年3月,伪国都建设局为了收买长春的“国都建设用地”和在长春商埠地内取消蒙租征收权,由伪新京特别市公署向蒙旗提供经济补偿,长春市区里的蒙地与蒙租,就此结束了。这件事由长春蒙租局出面,实际是由日本人说服他之后才确定的。
    1938年,在日本关东军的摆布下,要蒙古王公“自动放弃”对蒙地的所有权和征租权。10月17日还上演了一幕由伪总理大臣张景惠向溥仪献上“蒙地奉上书”的傀儡戏,就算是蒙古王公们自愿把蒙地献给伪满洲国,归为“国有”了。这件事,要蒙古王公表示甘心情愿,当然也少不了要齐默特色木丕勒率先表示赞成。
    齐默特色木丕勒是末代蒙古王公,他经历了蒙地的完全开放和蒙古王公制度及其土地占有制度的消亡。
    (来源:《长春史话》于泾著)

【字体: 打印本稿 访问记录 发表评论   【关闭窗口】
© Copyright 2005 www.ccda.gov.cn 长春档案信息资源网
技术支持:长春市档案局技术处
联系我们:电话(0431)86012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