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干崖宣抚司银票
字体
下载
访问记录
发表评论
    栏目类型: 史海钩沉   加入时间: 2011-1-10 10:50:31  
 

 

闲话干崖宣抚司银票


 

土司银票正面

 

    清朝末年云南土司府大大小小有上百家,却从未听说能发行银票的。2009年笔者到德宏州盈江县档案局调研时惊讶地发现,在县档案馆内保存着一张特殊的银票——干崖宣抚司银票,它是由当时的干崖宣抚司准印,新成银庄发行,具有汉文和傣文两种文字标识的银票。这种由少数民族土司府发行,同时印有汉、傣两种文字的银票在云南乃至中国也是唯一的。
    银票票面右上角印有一位端庄帅气、身着傣族服装的土司头人半身像,左上角则印有一头傲立山顶的雄狮;票面正上方印有汉文“干崖宣抚准”,正下方则用傣文书写;票面正中右侧印有汉文“光绪三十三年造”,左侧同用汉文书写“新成银庄发行”,左右对称似一幅垂落的挂联,两联之间书写有“纹银十两”字样;整个票面四角有四个圆圈,上二角圆圈内有手写汉文“十”字,下二角圆圈内有手写阿拉伯文“10”字,以标明票面价值;银票呈长方形,四周及中围是具有民族特色的图案中间一只飞鹿展翅欲飞,给人一种富有艺术想像的美感。银票背面则用汉、傣两种文字印着“银票简章”。其长度与我们今天的百元钞相近、宽度则稍长。
    这张罕见的银票引起了笔者的强烈好奇,边远民族地区的这张银票是怎么产生的?什么人开办的新成银庄?干崖宣抚司发行银票的目的是什么?云南那么多的土司府,为什么这种银票只出现在干崖而不是在其他地方?发行银票的时间有多长?这张银票与中国历史上的其他银票有什么不同?银票发行起了什么样的作用?带着一连串疑问,我查阅了大量的档案和资料,发现这张银票的背后有着特殊的背景,它的发行与一位从傣族土司到民主革命先驱,被孙中山先生称为“边塞伟男、中华精英”的干崖傣族土司刀安仁先生密不可分。为了进一步揭开尘封的历史,本文从中国银票的历史、干崖宣抚土司银票产生的背景及其特点意义三个方面作一个粗浅的分析阐述,以使更多人了解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为云南地方史、民族史、货币史的研究提供一些参考。
    一、中国银票的历史
    银票是社会政治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用于商品流通或交换的纸币。它解决了铜钱、铁钱、银子、金子等金属货币不便大量携带的困难,这种银票有轻巧便携易储的好处,因此被广为使用。
    银票的产生始于宋朝,最早出现在四川地区。宋代商品经济发展较快,商品流通中需要更多的货币,而当时铜钱短缺,满足不了流通需要量,所以四川地区通行铁钱。铁钱值低量重,使用极为不便。当时一个铜钱抵十个铁钱,每千铁钱的重量,大钱25斤,中钱13斤。买一匹布需铁钱两万,重约500斤,要用车载。客观上需要轻便的货币,是银票最早出现于四川的主要原因。北宋虽然是一个高度集权的封建专制国家,但全国货币并不统一,存在着几个货币区,各自为政,互不通用。当时有13路(宋代的行政单位)专用铜钱,4路专用铁钱,陕西、河东则铜、铁钱兼用。各个货币区又严禁货币外流,使用银票正可防止铜、铁钱外流。此外,宋朝政府经常受辽、夏、金的攻打,军费和赔款开支很大,也需要发行银票来弥补财政赤字。种种原因促成了“银票”的产生。当时被称为“交子”①。南宋时期则发行“会子”用于交易。
    元代,银票制度进一步完善。元朝以使用纸币为主。明初承元制,明太祖洪武年间发行的“大明宝钞”用桑皮纸为钞料,一贯钞高一尺、宽六寸,是我国最大的纸币。清初不印纸币,仍用金、银、铜钱交易,到了清朝末年,清王朝经济困难,国库空虚,为筹措军需费用,不得不一改长达200年不印发纸币的惯例,于咸丰三年(1853年)印制了清王朝建立以来的首种纸币——户部官票,后又印有大清宝钞。同治元年以后,停止使用纸钞货币,仍行铜钱。
    清代发行的纸币品种复杂,有官钞和私钞之分,官钞即由官府金融机构发行,私钞由民间机构发行。其中私营机构又有钱庄、钱铺、钱店、银号等多种称谓,是一种地方性的金融行业。其业务主要是兑换银钱和印发钱票、银票,起着配合制钱和纹银、发挥支付手段的作用。从历史上看,私人钱庄印发的银钱票,印刷质量简单粗糙,票面金额数字多用手书写,缺乏必要的防伪措施。但是,“银票”的出现,是经济发展的一个标志,也是促进经济发展的一项重要方法和手段,便利了商业往来,弥补了现钱的不足,是中国货币史上的一大业绩。
    二、干崖宣抚司银票产生的背景
    土司是元明清时期中央政权于西北、西南地区设置,由少数民族首领充任并世袭的官职。干崖土司设置于明朝永乐元年(公元1403年)。干崖系地名,位于腾冲县西南部,治所在今云南盈江县东北干崖镇。辖境相当于今天的云南太平江流域,所辖面积1600平方公里。干崖土司原姓郗,祖籍南京应天府,明朝洪武中期,郗中国从军进入云南,后率兵进驻干崖,因其治理干崖有功,1407年得到朝廷赏识,赐姓刀,从此世袭为长官,管理干崖地区,共历26任、24代,计547年的历史②。
    刀安仁生于1872年,1891年承袭父职,为干崖第24任土司和第21任宣抚使。同年,英国殖民者入侵干崖铁壁关一带,刀安仁率众迎敌,坚持八年抗英,多次将侵略者赶出国门。1904年,赴缅甸、印度考察,回乡后创办干崖国民军学堂。1906年,带领10余名傣族青年赴日留学,初识孙中山、黄兴、宋教仁等杰出辛亥人物,5月31日,由吕志伊介绍,孙中山主盟,与堂弟刀安文一起加入同盟会,成为云南最早参加同盟会的少数民族会员。
    1908年回国后,刀安仁一面兴办实业,发展地方经济,同时组织反清斗争。永昌起义失败后,于1910年农历初六日发难,成功完成腾越起义大业,彻底推翻了清朝在滇西的封建势力,组织滇西国民军都督府,刀安仁与张文光一起被公推为滇西国民军都督。云南腾越首义,震撼朝野,刀安仁也因此成为辛亥革命以来第一位少数民族(傣族)都督。1912年3月,因遭云南军都督府中人诬陷,不幸在北京入狱。同年8月,经孙中山、黄兴营救出狱,任陆军部谘议官,中将军衔。1913年3月在北京病逝,年仅41岁。国民政府在北京龙泉寺为刀安仁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追认刀安仁为陆军上将③。孙中山为其写挽联“边塞伟男、辛亥举义冠遇春;中华精英,癸丑同恸悲屈子”④。
    刀安仁不仅是一位反帝反封建的爱国者,而且还是一位具有远见卓识的实业家。1892年至1904年曾到缅甸与英国矿务专家约翰•斯密斯商议开发老陇中山铁矿,到暹罗(今泰国)、新加坡引进橡胶种植于凤凰山,经专家鉴定为全国最早的橡胶母树。在日本期间,他广泛了解日本工商企业情况,准备在干崖兴办实业。1907年日本政府驱赶革命党人,他被迫弃学,回国前和日本东亚公司签订了在干崖合资办工厂的协议书,购买机械设备,聘请专家技术员开办实业。
    干崖宣抚司银票的产生是在1907年。回到干崖的刀安仁,聘请了10多名日本专家和技工作指导,在干崖创办了火柴制造、印刷、银器、丝绸和纺织等工厂,开创了云南边疆民族地区兴办资本主义工商业、引进专业技术人才之先河。为了配合实业公司筹集和周转资金,变易货贸易为货币贸易,促进商品流通,他在干崖开设了“新成银庄”,于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八月发行银票。经营的对象除滇银外,还扩大到川银和川票。银票在日本印刷,票额为纹银十两、五两、一两三种,便利了当地商业的往来。
    由于留存的资料有限,无法考证新成银庄发行银票的数量、银票的设计者、使用的时间范围,留下了些许遗憾。但是,少数民族土司府发行银票,是云南民族史上的首创,也是第一个云南土司信用以银票方式表达的具体体现。对研究少数民族地区经济史、民族史和地方史都是难得的史料。
    三、干崖宣抚司银票发行的作用、意义及其特点
    货币是推动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特殊力量,一方面,它使人们的生产活动和生活突破了狭小的天地,活动领域得到了扩展;另一方面,繁荣了民间市场,对推动社会和经济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刀安仁的新成银庄发行银票,把过去边疆少数民族地区以货易货的商品交换方式,融入货币流通的范畴,促进了商品经济的流通,也对刀安仁开办的工农实业公司的产品经营和商品交易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更重要的是,刀安仁开设的钱庄,把现代商品经济的新思想、新观念带到了远离经济中心城市的边疆民族地区,让各少数民族群众在被动接受这一新生事物的同时,自觉或不自觉地与自然经济传统观念作了决裂。
    从其银票简章内容来看,也充分体现了上述的作用。简章内容为:“本庄为交易便利起见,仿照内地都市商埠各银钱庄行,使纸案用代实银实钱,既便取携,尤易计算;本庄设总铺于滇南干崖城内,其他之繁盛市场均设有分铺,凡用本庄纸票者,无论总铺分铺皆可照数兑取实银实钱;本庄出入公平,童叟无欺,凡川银或钱来换票及川票来取银或钱者,皆按实数交易,绝不格外加减,其以银票折钱交易者,则照市价以为准则;本庄所出纸票与以□银为定,□皆□为实,资本经干崖土司承认担保,万一本庄有不幸事以致倒闭,可执向该土司兑取银钱;本票具有特别记号,最足以杜假,实□□信用,凡行使本票者,须证明记号勿误。光绪三十三年八月,新成银庄奉白。”
    简章内容说明了银票发行的目的、意义、信用保证、兑换标准方法、防伪记号、发行机构、发行时间等。从银票外观效果来看,整张银票印刷和制作都非常精美,不仅底纹,四边框式花纹图案设计具有很高的艺术性。干崖宣抚司银票具有以下几方面的特点:
    1.具有民族性和独有性。用汉傣文字发行、有傣族土司人像的银票在云南乃至中国绝无仅有。有傣文标识和傣族人物的银票记录没有发现。傣族是云南独有的民族,在傣族地区使用傣族文字的银票,既符合当地民族使用的需要和习惯,也具有土司府本身的民族特点。
    2.深受中国古代汉文化影响。银票图案设计,除了使用汉字标识具有汉文化影响外,最明显的就是图案中两种动物的选择。一种是左上角的雄狮,另一种是中间下方的飞鹿。狮子,在中国古代汉文化中是祥瑞灵物,象征吉祥,带来好运。同时狮子还代表正义,化戾气为祥和,驱魔避邪。银票选用雄狮傲立左上角,除了表明银庄、银票的权威之外,也有银庄主人期求事业大吉大利的心愿。时至今日,我们还能看到城市里的各大银行门口仍在沿袭以立一对石狮为标志的传统。鹿,在中国古代汉文化中是权力的象征,在古代生活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由于鹿是人们经常追逐捕猎的对象,于是,当人们目睹统治阶级对权力的追逐时,便很自然地联想日常生活中逐鹿捕猎的情形,并以此为喻,使鹿具有象征的意义。“鹿死谁手”、“逐鹿中原”中的鹿,就再也不是一只自然的鹿,而是政治权力的代名词了。而干崖宣抚司银票上设计的鹿,不仅是一只鹿,而且是一只飞鹿,更彰显出银票设计者除深受汉文化影响外,还赋予了对未来充满希望与追求、渴望权威与吉祥的理念,寓意深刻。
    3.开创了云南少数民族土司府引用国外先进技术为我所用的先河。据许洪畅《试论孙中山对刀安仁评价的历史意义及其影响》一文中的考证,干崖宣抚司准印的银票,是在日本印刷的。笔者从银票的品像、质地、印刷技术,从刀安仁先生开明土司的身份、日本留学、聘请日本技师回国办实业的经历,以及清末云南德宏地区缺乏银票印刷技术的情况分析,银票印刷出自日本是可信的。由此,干崖宣抚司准印的银票,是云南第一种在国外印刷,在国内民族地区使用的银票,也是我省首次在银票印刷术方面,借用国外先进技术为我所用的例证,对研究当时的银票印刷技术也有着重要意义。
    总之,干崖宣抚司银票,尽管使用时间和范围较短,但它标志着当时少数民族志士的进步理念,以及少数民族文化与汉文化、与外国文化的有效结合,是云南乃至中国货币史上的一个创新,对当地少数民族思想文化的进步、对扩大商品的交流产生了积极的作用。

    参考文献:  
    ①彭信威.中国货币史.2007年.上海人民出版社
    ②云南省档案馆.中国档案精粹——云南卷.2001年11月.香港零至壹出版有限公司
    ③④周竞红.刀安仁:从傣族土司到民主革命先驱.2007年1月5日.中国民族报,第七版
    注:文中□符号表示字迹脱落,无法辨认的文字。

                                 (李琰 摘自 云南省档案信息网    作者:云南省档案局 张文芝)

【字体: 打印本稿 访问记录 发表评论   【关闭窗口】
© Copyright 2005 www.ccda.gov.cn 长春档案信息资源网
技术支持:长春市档案局技术处
联系我们:电话(0431)86012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