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乐剧场:光影遗恨 隐于繁华
字体
下载
访问记录
发表评论
    栏目类型: 长春今昔   加入时间: 2011-11-8 13:34:39  
 

 

丰乐剧场:光影遗恨 隐于繁华


    你可能无数次经过它的身旁,却几乎没有仔细看过它,你甚至回忆不出来它的外形如何,颜色是黑还是白?在重庆路与文化街交会处,一座褐色的小楼破旧且落寞,一驻足就是半个多世纪。76年前,它是日本人口中的“世界一流”、“东亚最佳”的丰乐剧场,是伪满时期长春最豪华、规模最大的影院;63年前,它的名字是胜利电影院,是彼时全市的一流影院,京剧大师梅兰芳那婉转甜美的唱腔,曾润透了这里的每一个角落;53年前,这里成为春城剧场,光影魅力永不褪色……如今,岁月磨砺,尘埃落定,这里只剩下满身回忆……
    被称为“世界一流”影院
    长春的历史不长,尽管街巷中有很多老建筑,但总与其见面,渐渐地忽略就让它们成为擦身而过的影子。从没想过,重庆路的繁华地上,居然隐藏着这样一个写满旧时光的建筑。
    真真正正审视它时,外面还下着秋雨,路面不宽行人太多,第一次发现它与周围建筑的不同:褐色的薄砖贴面,转角处以圆角曲线相接,配以浅白色的水泥条纹装饰,狭长破损的玻璃里是封死的红砖、塑料、看不清的旧物……一楼商铺正经营得红红火火,可它却固执地沉默不语。1935年,它还是丰乐剧场,门前的这条路那时叫做丰乐路。
    按资料上的说法,1932年伪满洲国成立后,长春变为新京,日本人在这里大搞《新国都建设规划》。重庆路始建于1933年,当时被称之为丰乐路。《百年长春》中有过这样一段描述:“早在沦陷期间,丰乐路就非常繁华了。从今天香格里拉大饭店的窗户向外望去,对面那些贴着时代标签的老房子,当年曾是日本人经营的商业店铺。紧挨着香格里拉大饭店的是卓展购物广场,当年这个位置有一个大舞厅,名叫蒙特卡罗大舞厅,曾有过几十名舞女……”当年丰乐路上的国都饭店、中央饭店是当时长春档次最高的饭店,还有大仓洋纸、新京交通会社、三中井百货店……繁华一如今日。
    丰乐剧场是当时城市规模扩大、人口增多的产物,那时无论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都开设了不少影剧院,但惟有建于丰乐路上的丰乐剧场独占鳌头。长春地方史研究者房友良说,丰乐剧场因路得名,日本人又把它叫做丰乐座,1933年11月25日开工,1935年6月5日竣工,同年10月正式营业。
    日本经营者对于这座影院颇为骄傲,自称是“世界一流”和“东亚最佳”的影院。钢筋混凝土结构,建筑面积仅为3800平方米,可造价却花费了35万元(伪币)。无论在光学、声学,还是在通风供暖方面的设计,丰乐剧场都采用了最新的技术。房友良老师言道,日本商人建造它的目的,就是使它成为当时最豪华的娱乐和社交场所。只是,在营业初期,丰乐剧场并不对中国人开放。
    配备最新式德国造放映机
    令人唏嘘的是,当年中国人开设的影院只占少数,且建筑质量低劣,室内坐席少观众休息室也小。由于实行循环放映,中国人的影院基本不清场,随时买票随时进,人员流动、活动桌椅声时能听见,空气也不好。相较之下,身处繁华地的丰乐剧场则是另一番场景。丰乐剧场的一大特色就是能够放映当时极为少见的欧美大片、首轮片以及纪录片,片长有时达四五个小时,虽然票价贵,但剧场门前总是排起长队。
    剧场西面的小道上,时常有崭新的汽车停在那里,偶尔掀起的车帘后,端坐的是一脸正经的日本达官贵人或是高级军官。同样是一张扑克牌脸的司机或是勤务兵很快就下车了,直奔向售票处。正排队的日本平民仅凭勤务兵的衣服就知道来人身份不凡,纷纷躬身让军人优先。
    日本高官和军人进入影院后,多半去的都是剧场两侧的包厢。时光倒流76年,当年丰乐剧场内部的格局颇有特色。《长春近代建筑》上说,丰乐剧场无论是室内还是室外空间,都充满了丰富的曲线,仿佛是一架能够演奏的庞大乐器,而且其室内空间有着强烈的流动性。虽然门厅空间显得有些局促,但已基本具备现代观演建筑的要求。
    通过这本书上的几张黑白照片,可以清晰地看到,剧场整个大厅分上下两层,和现代影院的构成相似。楼下是常见的折叠椅,排列整齐划一,这和日本人严谨古板的性格肖似。楼上则是日本式的草席,也就是“榻榻米”。有关资料上说,楼上每个坐垫相当于一个座位,座号标识就设在座前的护栏上。因为是“榻榻米”,所以去二楼就要换拖鞋,这和当时来影院的绝大多数是日本人有关。据估算,丰乐剧场有固定座椅1124个,其中楼座392个,池座732个,整个剧场可容纳2000多人,规模为当时第一。
    剧场的最前方是放映用的幕布,用现在的眼光看,它的面积不大,不知道远一点的观众是否能看清画面,但显然丰乐剧场在影片放映的声光效果上要明显好于其它影院,由于装备了最新式的德国制造的“超级辛普莱克斯91型”电影放映机,影片的画面和声音都更清晰更柔和。这点一直为经营者所津津乐道,并由此吹嘘丰乐剧场为“东洋第一影院”。
    东条英机曾在这里看过电影
    剧场内没有人喧哗,没有人吸烟,大多数人都是对号入座等候开演。厚重的丝绒帷幕长长地垂了下来,未熄灯时,场内五彩玻璃门窗幽幽发着光。和现代某些影院一样,丰乐剧场两侧都设有包厢,且包厢数目还要略多于现在,而且全部的座椅均为牛皮软包。包厢上挂着丝绒小帘,一派贵气的日本高官和军官低头交谈,退去了官面、战场上的严肃、呆板,露出些许轻松神情。有时目光一沉,不知是否因谈到了战场上的某些变化。
    房友良老师说,丰乐剧场曾繁华一时,日本知名人士对其趋之若鹜。日本头号战犯东条英机,当时就在这里观看过电影和演出。1935年时,东条英机出任关东军宪兵司令官,积极镇压东北军民的抗日活动。他曾宣称:“在满洲的土地上粉身碎骨心甘情愿”,可却因为当时长春城墙上贴出的“埋葬东条”的标语而惶惶不安,不知在丰乐剧场观影时,他是否依旧草木皆兵?
    日本关东军第二任司令官梅津美治郞和制造“九?一八”事变的主谋板垣征四郎,当年也经常出入丰乐剧场。这两人背后是另一位无法隐于历史的人物——甘粕正彦,株式会社满洲映画协会理事长,在他的掌控下,宣传日满一体、伪满国策的殖民主义影片在丰乐剧场上映。也有人撰文说,当年丰乐剧场还时常响起李香兰的歌声。李香兰的成名歌曲很多,以《夜来香》最为知名,但她还曾有过一首被指为“颓废且挫伤士气的敌国音乐”——《离别的布鲁斯》,曾唱哭很多日本官兵。
    临近太平洋战争时,诸如《西线无战事》、《悲惨世界》等欧美影片不见了,丰乐剧场开始上映战争题材的纳粹德国影片,希特勒的情妇、德国女影星艾娃?布罗恩的荧幕形象,就是在那时才为人们见到的。
    梅兰芳剧团曾在此演出
    日本投降后,日本人曾经营10年、放映了几百部影片的丰乐剧场陷入短暂的沉寂。后来,驻扎在这里的前苏联军队接管了丰乐剧场,当做他们的俱乐部和集会场所。之后,国民党来了,它又被先后更名为“重庆大戏院”、“新中国影院”、“艺光影院”,放映一些上海、美国的影片,后来逐渐萧条。
    1948年10月长春和平解放后,人民政府接管了这座影院,恢复营业并更名为胜利电影院。由于地处的位置和所拥有的先进设备,它仍是全市最好的影院。《长春史话》上曾说:“胜利电影院是长春多年来的一流影院,市里常用作全市性活动的集会场所。1952年梅兰芳剧团来长演出也在这里,一些外国电影名演员也在这里与中国观众见过面。”梅兰芳剧团的那场演出盛况空前,古老艺术的魅力让这座影院焕发出了新的感动,梅派独特的唱腔和身段,也让许多老春人至今难忘。1958年,这里改名为春城剧场,一场又一场本土演出在这里上演……
    这座源于伪满时期的建筑,有人曾说它是历史的遗恨,是一道伪满伤疤,而在有些人的记忆里则温暖而富有质感。“那年,我刚来长春,仅花了几毛钱就看了场电影,那是我第一次看电影!”“小时候,总盼着去电影院,一个片子看上多少次也不烦!”……“印象最深刻的是《孙悟空大闹天宫》,演得真好,到现在都记得,到现在再没看过比那更好看的了!”说这话的人,是个生活似乎并不如意的老人,一直很沉默地吸着烟晒着暖阳,唯有说起那部童年时看的影片才有些许动容,一脸的向往,眼睛中闪着一小撮光亮……于是,我知道,在不同的时间里,这座小楼一直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出现在不同人的生命里,留下或深或浅、或暗或明的不同回忆。现在它尘埃落定,用沉默告别过去,隐身在新的繁华中,身上种种只由他人去评说。它就在那里,一直在,不隐瞒过去,繁华与落寞只留给岁月去流逝。

                                                               ( 常颖摘自《东亚经贸新闻》)

【字体: 打印本稿 访问记录 发表评论   【关闭窗口】
© Copyright 2005 www.ccda.gov.cn 长春档案信息资源网
技术支持:长春市档案局技术处
联系我们:电话(0431)86012064